酆伯懿持续扮演着,冷淡杀手的角色。
 他如今已对杀人没有什么感到,尤其是在皇宫,皇宫究竟是在血水中浸泡着的一座“鬼”城。
 逝世在里面的孤魂野鬼不计其数。
 上到帝王,下到奴才,每天都在上演着斗心豆角尔虞我诈,宫里的后花园,无论什么季节,那些花儿总是开的那么鲜艳,无非就是地下多埋葬了几具尸骸。
 宫里的鱼塘,为什么鱼儿长得那么肥硕,无非湖底多沉了几具尸骸。
 这便是皇宫里的肮脏勾当。
 无论是正大光亮,还是诡计阴谋,这一切每天都在产生的故事,无论是故事中的主角,还是故事中的配角,几乎到头来都不得善终。
 只有些人逝世的快一些,有的人逝世的慢一些。
 更何况如今夏康国,已是家大业大,成为统一神洲北域的宏大帝国。
 这夏康皇宫里的争斗,只会比以前更加凶悍残暴血腥无情,杀人不眨眼,吃人不吐骨头。
 酆伯懿把这些尸体处置完后,看着慈宁宫的后院,这些花草树木都长得比别处庭院的旺盛。
 这都是一具具活生生的性命给浇灌出来的。
 酆伯懿早就看惯了生逝世,身为三朝元老,皇宫里的诡计阴谋,龌龊交易,酆伯懿什么没见过,有些都是他亲身参与的,就如同今日的故事。
 习惯了就好,甚至都变得麻痹了!
 盼望下辈子,投胎荣幸点,投身在一个富饶之家,一个强势家族,祸害人家,也比被他人祸害强。
 或者成为主宰命运的无上强者,不仅能决议自己的自由,而且还能解放他人的自由。
 如闻先明所言,做一个御剑飞翔,除魔天地间的逍遥剑仙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替天行道,诛杀邪魔外道,斩击魑魅魍魉,一剑平定天下不平事。
 可是这么大的一座江湖,人仙又有多少,地仙更是人中之龙凤。
 酆伯懿这辈子都没见过地仙级别的风流风物,即使他现在已经算的上一个勉强踏入人仙级别的高手。
 做人难啊,这是酆伯懿掩埋这些尸体发出的感慨。
 他坐在后花园,看着这些旺盛的花草树木,手里拿着酒壶,开端饮酒。
 今日他见到一个非常和他胃口的小太监,小太监名为闻先明,听了闻先明的肺腑之言,酆伯懿感到惋惜了,真是太惋惜了!
 若是早点发明这个闻先明的小太监,必定收他为徒,传授他天罡童子硬气功,不用等到下辈子御剑飞翔,赏善罚恶。这辈子就用这双天罡神拳,荡平世间所有一切不平事。
 惋惜了,惋惜了,惋惜了这么好的一颗苗子。
 酆伯懿走到方才掩埋闻先明尸身的那株梨树下,甚至掩埋之前还把他的头颅和尸身接在一起,算是对这位有着先见之明的闻先明的敬意,他把手中的佳酿,倒在梨花树下,轻语道:“请你喝酒,我好久都没有跟人喝酒了,你闻先明值得我酆伯懿敬你一杯酒。”
 酆伯懿看着这株梨花树下掩埋的闻先明,想到了曾经,似乎也有如闻先明,这样一个人,被他和梁半雪的诡计阴谋陷害所自杀。
 那人也是一个值得敬酒的人,可是却被这皇宫之中的诡计阴谋给祸害的身败名裂。
 曾经梁半雪和夏天的确夫妻恩爱,举案齐眉,也曾海誓山盟,海枯石烂。
 或许是爱情毕竟变成了,最后的亲情,直到毫无感到,更何况又是在这爱情都是施舍的大内皇宫之中,后宫佳丽三千,陛下喜新厌旧,红颜易老,人老珠黄,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天真烂漫情有独钟的少年郎。
 梁半雪自然也不是当初那个情窦初开,一心一意,只为少年郎的烂漫少女。
 梁半雪在夏天与诸位皇子夺嫡之争中,施展她的聪慧才智,应用其智谋毒计,绊倒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但是拥有一堆朝中文武百官支撑的太子,更是有先见之明,暗中赞助青楼圈养众多花魁丽人,用美人计绊倒了心狠手辣贪杯好色的三皇子。
 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,也是梁半雪最有成绩感的事情,便是应用四皇子身边的亲信与她里应外合,制作诸多证据诬告四皇子屯兵谋反。
 事成之后,居然血汗来潮将那位亲信与四皇子关在同一间监狱,而且就在隔壁监狱,为其定下的罪名乃是乱臣贼子,宁可错杀三千,也不放过一个。
 四皇子是诸位皇子之中,先帝最重视的皇子,可谓是心有乾坤,风流倜傥,才干横溢,容貌俊美,有鸿鹄之志的英才,也正因为如此夏天和梁半雪才会对四皇子格外上心。
 四皇子被诡计阴谋所败,兵败如山倒,被无情打入地牢,自知大势已去,心灰意冷,大局已定再也无法扭转乾坤,将腰带解下,悬梁而逝世。
 那位亲信做梦也想不到,梁半雪事先许诺过他,事成之后,承诺重金酬谢,他便带着家属妻儿一起远走高飞,分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帝国国都安康城。
 只是后来产生的事情,不知这位亲信有何感触,他同样也被无情的关入冰凉的地牢,甚至被刻意的部署,关在四皇子所在牢房的隔壁。
 两人一夜无话,直到四皇子悬梁自尽之前,对其说了肺腑之言:“你我都不合适在这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皇城生存。盼望到了九泉之下,你我还能坐在一起饮酒美谈,对酒当歌!下辈子投胎,你我都不做庙堂之人,做那仗剑逍遥的江湖游侠。于江湖快意恩仇,仗剑天涯,策马奔跑,看江山如画,谈江湖风云。”
 四皇子又何尝不知道,这位他非常重视,视为知己好友的亲信出卖了他,将一件崭新的龙袍偷偷的藏在他平日寻思冥想的密室!
 那时候先帝身缠病魔,卧病在床,随时都有可能驾崩,私藏龙袍,无异于造反。
 其他皇子早就按耐不住,蠢蠢欲动,皇宫随时都会产生政变。
 夏天这时候总算是展示他的才干,应用残暴无情的手腕,将对手一个绊倒,这其中的进程当然少不了年九天和梁半雪的辅助。
 最后在与太子之争的途中,因为他的大哥夏明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但是依靠在他手下的党羽就已经占到朝中文武百官七成以上,皇宫里的禁卫军首领,又是太子妃的亲哥哥,夏天是必败无疑。
 年九天和梁半雪都已经做好赴逝世的筹备,可是宋春风这时候却呈现了,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。
 当宋春风和夏天,从先帝的寝宫中出来时,夏天手里拿着夏明的头颅,高高抛向天空,告知守候在大殿之外的所有人:“我夏天从今天起,就是夏康国的国君,谁若是敢对抗,谁就是乱臣贼子,格杀勿论。”
 众人得知太子已逝世,先帝也就只剩下夏天一个儿子,除了他没有人可以有资历继承皇位,因为那个有资历继承皇位的太子,他的头颅就在地上的板砖上。
 众人知道大势已去,再对抗下去也于事无补,究竟他们的主子已经逝世了。
 夏天就这样顺利登上皇位继承大统。
 没有人知道,在先帝的寝宫,两位皇子跪先帝面前听着先帝最后的遗嘱,在先帝驾崩之后,寝宫里毕竟产生了什么事情。
 太子虽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但是太子的工夫绝对要比夏天强百倍,太子夏明本就是属于脑筋简略四肢发达的莽夫,莽夫虽莽,但是力大无限,又岂能是夏天这个文弱书生所能抵御的。
 众人只是知道,那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袭青衫的儒生,必定是其中的要害所在,后来的事情,所有人都知道了,那个青衫儒生乃是有着“冢虎”之称的宋春风,他也成为夏康国的国师,夏天对其更是十分敬佩。
 夏明算是逝世的不明不白,认为稳操胜券,他已经将夏天打趴下,筹备一拳终结夏天的生命,成果半路杀出一个宋春风,那个青衫儒生就这样毫无意外的呈现在夏明面前,甚至夏明都不知道那儒生是怎么出手的,他的脑袋就搬家了,让他继承大统之位彻底成为春秋大梦。
 四皇子就比夏明,要好的多,最起码四皇子知道是谁出卖了他,四皇子也知道他最终的结局绝对没什么好下场,他也没有因此发泄心中怨恨,恼羞成怒嗔斥章文尘吃里扒外,忘恩负义,枉读圣贤书。
 成王败寇,人生不过如此。
 人之将逝世其言也善。
 四皇子逝世了,随后不久他也跟着去了,他知道,他在逝世之前,那个女人必定会来见他,以成功者的姿势嘲讽他这个失败者。
 章文尘明白的记得,当年他带着妻儿来夏康国皇城,在他走投无路之时,是四皇子伸出橄榄枝,让其做了府中幕僚,成为四皇子旗下的得力干将,衣食无忧,享受荣华富贵。
 他本是神洲北域宋国之人,在国破山河之日,心灰意冷,选择分开故土,去夏康国谋求生存。
 他诞生书香门第,自幼饱读诗书,诗画双绝,画的丹青水墨,写的一手好字,祖上更是出过治世能臣,位极人臣。
 他心高气傲,有读书人的傲骨风流,但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将他彻底的压垮。
 虽一身才干诗情,却不能一日三餐温饱,让妻儿跟他挨饿,还要受他人指指导点,说他是亡国之臣在故国混不下去了,才会来到如今繁荣三千的安康城。
 他心如刀绞,满腔恼怒,却也无能为力,事实就是如此。
 他的国已亡,他的家已毁,他心中的自豪和自尊,也在这个强盛的帝国面前变得不堪一击。
 安康城人人都着优胜感,对神洲北域那些进入帝国营生的亡国之民,皆是指指导点,评头论足,他的风骨与风流,一点一点被击溃。
 为了营生,为了不让妻儿挨饿,他盘算买字画,他画妙笔丹青歌唱夏康大好河山,亦有追忆故国明月寄相思,他写惊艳七绝诗词,如南唐后主李毅,吊唁故国山河,抒发心中悲情。
 奈何无人观赏,甚至嘲讽他鬼画符,不懂字,砸了他的摊子,他伤心欲绝,含泪撕了字画。
 更也好事者,说他所做诗词字画,皆是纪念故国,那为何又带着家属来夏康国,众人对他拳打脚踢,恶语相加。
 不巧的是,这一夜,有一位锦衣华服的年青人,正在一旁冷眼旁观,待他走了以后,锦衣华服的年青人走到他被人打砸的摊位前,捡起方才被他人,还有他自己亲手撕毁的字画,年青人看着看着,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。
 终日无果,临时搭建的茅草屋,早已破败不堪,家里米缸已经见底,妻儿饿得发昏,面黄肌瘦,尤其是他才三岁的儿子,多日不曾进食,已经饿得全身浮肿,手脚冰凉,毫无赌气可言,甚至随时可能会断气。
 他仰天长叹,哭诉天道不公,就在他伤心失望之时,那个观赏他字画,嘴角挂着一抹弧度的年青人,来到他的身前,年青人身后的随从,手里拿着香喷喷的肉包子,直接绕过他,来到那对饿得发慌的妻儿面前。
 将那救命的肉包子递给母子二人,妻子也不管包子有没有毒,直接接过手,给怀中的儿子喂食,然后自己也大口吃起来,就算被毒逝世,也好被饿逝世。
 锦衣华服的年青人禀明了身份,他乃当朝四皇子夏如画,说他很观赏他的字画,观赏他的才情,也知他的身份,知晓他姓章名文尘,乃是北域宋国章氏书香世家,一门三状元二榜眼一探花,乃国之栋梁,祖上可谓是位极人臣,出过太师太尉宰相的治世名臣,身为名门之后的他,又岂能是泛泛之辈。
 先生一手好诗,一手好字,诗画双绝,夏如画心生膜拜,盼望章文尘做他的客卿幕僚,自当以国士待之。
 这是章文尘在踏入这个繁荣三千帝国,第一次感受到人情味,四皇子夏如画雪中送炭,更以国士待之,将他妻儿从鬼门关拉回来,他自然也以礼相待。
 那一年,章文尘带着妻儿,成为四皇子客卿幕僚,从此衣食无忧,有四皇子为他背书,他的字画名满全城,也算是他确切有真才实学,而不是仅仅只靠四皇子为他背书。
 章文尘第一次感受到功成名就的喜悦滋味,他感慨,他拖家带口,远离故土,当初也扪心自问,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,也曾扫兴过,徘徊过,失落过,甚至质疑过自己!
 章文尘初到下夏康帝国,就被帝国的繁荣三千所深深震动。
 夏康国家安康城民风彪悍,私斗成风,但也桃李满天下,不乏惊艳才情之人,即使是负笈游学的书生,身材雄浑硬朗,比起他宋国读书人的阴柔之分,的确相当威武霸气。
 世人皆说,君子远庖厨!
 可是夏康帝国的读书人,几乎人人都会烧几道好菜,就连四皇子夏如画有时候都会亲自下厨,杀鸡宰羊,给他炒几道地道的安康美食。
 章文尘在夏康帝国的所见所闻,他不得不感慨,为什么是夏康国,统一了神洲北域,这座国都里的一切,似乎就是答案。
 章文尘也深深的信服有着“冢虎”之称的宋春风。
 夏康国就是因这位冢虎儒家先生的变法之下,彻底走上了国富民强的途径,以嘉奖耕战为重要政策,把夏康国打造成战斗机器,为其今后的突起打下了军事及农业基本,也为统一神洲北域奠定了基本。
 章文尘当时还感到为什么他的故国宋国会败,他不服,论部队战力,他宋国绝对也不差,要名将著名将,兵强马壮,弓弩箭矢射程都不差,可是到最后,还是被年九天亲率的大军打败。
 章文尘心坎深处也不愿意承认,这残暴的事实,他以为夏康国只是一群只会舞刀弄剑饮血茹毛的蛮子,可是他如今身处夏康帝国当中,才深深领会,宋国败给这样一个帝国的确不亏。
 夏康帝国海乃百川,师夷长技以制夷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广招各国人才,广开言路,接收各国优良制度政令,优化国内政体,当今天子开明贤能,这样的帝国当之无愧,又岂能会败。
 如今看来,当初背井离乡,的确不虚此行。
 也正是那一年,夏天接到先皇密召,让他机密接触年年九天,只因年九天的名誉与名声在这个宏大的帝国,居然比他这个先皇名声还要洪亮。
 年九天不仅被百姓誉为安康首善,而且还操纵着康庄码头所有货运,这自然引起皇帝的注意!
 皇帝的意思很简略,就是让夏天去接触年九天,把年九天收编,成为麾下一员大将。
 皇帝深知年九天杀不得,究竟年九天是夏康国的首善,若是杀了自然会引起暴乱。
 但是年九天可是控制着康庄码头所有货运,还有下夏康国地下大大小小的帮派,谁要是控制康庄码头,就几乎等于控制着帝国军需民用物质的供应,所以年九天必需要在帝国的掌控下,甚至成为皇家的一份子。
 当年若不是年九天和吴秀兰,情投意合,皇帝早就将帝国一位公主许配给年九天。
 夏天也不负众望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诚恳结交年九天,甚至还在以此意外之中,救下了重伤的吴秀兰,这也是为什么年九天心甘甘心归顺夏天的原因。
 夏天和年九天两人成为至交好友,以至于到最后成为了统帅帝国三军的大元帅,成绩一段君臣佳话,为帝国统一神洲北域,立下不世功劳。
 梁半雪在收到狱卒告诉四皇子已经悬梁自尽的新闻,来到监狱中亲自提四皇子收尸,究竟是皇家子嗣,自然不可怠慢。
 这其中自然也有梁半雪资自己心中的如意意图,她想看看,把这两个知己关在同一间监狱,当四皇子知道出卖自己的人,就是自己最重视的人,一向成熟慎重,胸有乾坤的四皇子,会不会大发雷霆,暴跳如雷。
 可是据狱卒禀告的新闻,两人一晚上没有说话,更没有产生过争执,只是四皇子在悬梁自尽的时候,对章文尘说了一段肺腑之言。
 一笑泯恩仇。
 四皇子夏如画大气,哪怕最后知道了章文尘出卖了,都没有对他破口大骂,骂他吃里扒外,忘恩负义,若不是当年出手相助,他和他的妻儿早就饿逝世荒原,甚至就尸体都被豺狼野狗去吃了。
 但是四皇子夏如画,只字不提,反而在最后的离别时刻,依旧对国士待之,与相约来生,对饮千百杯,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更是要远离庙堂,仗剑江湖。
 做那逍遥快乐的游侠。
 梁半雪,深深的感慨,四皇子夏如画,不愧是夏天最尊重的对手!
 惋惜的是夏如画这种性情,是做不了皇帝的,做皇帝就应当要心狠手蓝,为达目标不择手腕!
 欲成大事者,至亲亦可切杀。
 奇异的是,章文尘也没有白痴发问,怒斥梁半雪为何言而无信!
 这倒是让梁半雪非常扫兴,原来是带着成功者的姿势,来见两个手下败将,可是她这个成功者没有看到想象成的撕逼,反而她像是一个失败者。
 夏如画和章文尘这对失败的主仆,却像是成功者,这种感到让一向胸有成竹,工于心计的梁半雪非常不爽,就是她自己反而被人摆了一道。
 章文尘最后一件事,便是对梁半雪恳求,看着他帮他绊倒四皇子的份上,给他的妻儿留个全尸,然后把他们一家三口葬在一起。
 梁半雪突然发笑问道:“你怎么不求我,放你妻儿一条生路,你求我的话,或许我会斟酌的!”
 成果梁半雪却得到章文尘一句嘲讽的话:“从你当初以我妻儿为生命威胁,让我陷害四皇子之时,我就知道不管胜利与否,你都不会放过我们全家!这就是事实,你一位为达目标不择手腕之手,你更是一个合适做皇宫里的人,而我们不合适!所以我们败了,看在我如此坦诚的份上,给我妻儿留一个全尸,把我们一家三口葬在一起!我对不起她们母子二人,我不该带她们来这该逝世的夏康国。”
 章文尘道完这句话,也解来腰带悬梁自尽了,他逝世的很宁静,被腰带勒脖子窒息之时,他没有吭一声。
 或许,章文尘早已经对着世界扫兴透顶,逝世才是对他唯一的摆脱,他若是逝世了,他的妻儿注定也将活不了,还不如一家三口一起去逝世共赴黄泉路上不孤独,下辈子一起投胎再做一家人。
 梁半雪事成果然信守许诺,总算是给章文尘的妻儿留一个全尸,把他们一家三口就埋葬在慈宁宫后花园那株梨花树下。
 酆伯懿将壶中最后的一杯酒倒在梨花树下,有敬曾经他亲手掩埋的人,亦有敬现在他亲手掩埋的人!
 凡是被他掩埋在这株梨花树下的人,都是有故事的人。
 这棵树梨树是他当年亲手栽种的,如今都已经长得好几丈高了,也是后花园众多花草树木之中,长得最为旺盛!
 或许是梨树树下埋葬的人,都是有气节的人。
 曾经的章文尘是如此,如今的闻先明亦是如此,或许将来还有他自己。
 江山虽美,江山亦危险。
 江山是用血为墨作出的一副波涛壮阔的千里江山图。
 江山如画血为墨! 本站所有小说均起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略你的权益请接洽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